当前位置: > 主页 > 相关著作 > 正文

大卫•M•克罗的《大屠杀:根源、历史与余波》

时间:2015-07-13 22:49 来源:未知 作者:cjss 阅读:
近期,本中心的老朋友,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大卫•M•克罗的力作《大屠杀:根源、历史
与余波》中文版出版,下面是他为这本书写的前言。
前言
本书的写作始于约十年前,但后来我为了完成奥斯卡•辛德勒(Oskar Schindler)的传记,又不得不将它搁置一边。我认为,本书可以反映近30年来我在“大屠杀”领域的课堂教学以及课外写作、演讲与研究的成果。30年间,我曾是“美国大屠杀纪念博物馆”(英文缩写为USHMM)教育委员会和“北卡罗来纳州大屠杀理事会”(英文缩写为NCCH)的成员。在过去的15年中,我在以上两个机构举办的研讨会上发表过多次演讲。这些学术活动,再加上我承担的关于“大屠杀”课程的常规教学工作,帮助我开创了一些关于相关课题的主题、材料和深度的研究方法,并将它们应用于本书。此外,在将犹太人的悲惨遭遇作为研究核心的同时,我还试图顾及另外一些被纳粹德国的雅利安主义视为民族或生物学敌人的族群,包括罗姆人以及身心残疾者等。
对研究“大屠杀”的学者在教学过程中可能遭遇的挑战,我深有体会。在我的课堂上,学生们需要完成大量的阅读。在本书中,我也将引入同样深度和广度的阅读覆盖面。当然,没有哪本教科书能够做到令所有“大屠杀”课程的讲授者完全满意。鉴于我的课程既针对本科教育层面,也向法学院学生开放,所以,这本教材试图满足本科生、研究生和法学院学生三个群体的需要。
长期以来,我的课程都是以一次深入、彻底的考察活动开头的。考察的对象,不仅包括西方世界反犹主义和反闪米特主义的根源,还涉及到基督教时代到来之前,犹太民族的状态。我坚信,1933年之前,在基督教世界逐渐升腾的对犹太人和闪米特民族的敌视情绪,营造了“大屠杀”爆发的社会氛围。这种敌视情绪还带来一些其他东西。而在德国,反犹主义在纳粹统治之下进入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因而展现出其最具破坏性的一面。
幸运的是,30年来,我所在的大学一直非常鼓励和支持本科生科研。我的“大屠杀”和德国史班级里的每一个学生,都必须承担一个科研项目。每学期的最后三分之一时间我都拿出来“贡献”给学生,让他们通过口头或书面的形式展示研究成果。本书的设计也考虑到学生科研的需要。除了在每一章的开头都添加一个大事年表之外,我还试图附上一个广泛、易得、包含原始与次级史料的参考书目,以方便学生们进行深入的学习和研究。我还尽可能多的使用基于网络的资料,以帮助学生锻炼解释能力——这一能力对历史学、国际问题和法学研究都至关重要。我的参考书目力争全面,除了关于“大屠杀”的众多著作,还可能包含本书涉及的背景和讨论的主题等各项领域。
我的编辑、韦斯特维尔出版社的史蒂夫•卡塔拉诺(Steve Catalano)曾给予我无法计数的支持和鼓励,我想向他表示感谢。在撰写奥斯卡•辛德勒传记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史蒂夫,事实证明他是当今出版界极其罕见的那一类编辑——作者的编辑。我还要感谢我的系主任吉姆•比赛特博士(Dr. Jim Bissett),以及依隆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史蒂夫•豪斯博士(Dr. Steven House)。他们不仅支持我写作本书,还创造了一个激励此类专业活动的学术环境。此外,肖鸿林博士(Dr. Honglin Xiao)为本书绘制了地图,对我帮助良多。最后,我还要感谢我的“人生伴侣” 凯瑟琳(Kathryn),感谢她在本书写作过程中表现出的善良、耐心与积极帮助。
我将此书献给我的父亲、已故的老大卫•M•克罗(David M. Crowe),还有我的岳父马尔科姆•理查德森•摩尔(Malcolm Richardson Moore)。他们在我的生命中意义重大,谨以此书表示微薄的谢意。
 
 
 

(责任编辑:cj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