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相关著作 > 正文

《向日葵》中文版序言

时间:2014-08-12 12:35 来源:未知 作者:cjss 阅读:
《向日葵》中文版序言

 
西蒙·维森塔尔


 
关于宽恕,关于什么人有权利宽恕的问题,我从未停止过思考。自纳粹时代以来,我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许多年以前,我曾经坐在那个濒临死亡的德国士兵的床边,默默地听完了他的叙述,然后一言未发从他身旁走开。当初之所以这样做,可能完全是出于本能。很久以后,我才将这个故事写了下来,那时已是1960年代后期,距离我获得解救,距第三帝国灭亡已经过去了25年。当时很多报纸正在就追诉时效问题进行评论,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观点:人最终应当宽恕,应该忘记过去的苦难。由此我想到,我所经历的一切未必是我个人面临的难题。
我将这个真实故事写了下来,并且寄给了世界各地很多人——这些人的观点在公共舆论中举足轻重,我请求他们回答:如果他们处在我的位置,他们会怎样做。从他们那里得到的答复可以分为三大类:一些人对我的沉默表示了理解;另一些人认为我应该对那个垂死的士兵好言宽慰;还有一些人对我倾听那个士兵的临终之言加以肯定。
早在一千年以前这个问题就已经具有深刻的意义,相信它在一千年以后仍将意义重大,毕竟人类历史是一部贯穿着罪恶与战争的历史。就我个人而言,我做出了如下决定:我只能宽恕对我个人乃至对我的家庭造成侵害的、不公正的行为,但是,仅此而已。
多年来,关于我提出的这个问题,我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答复,《向日葵》以多种不同的文字发表了这些回复。
我不了解佛教教义对这个问题持怎样的看法,但是无论如何我无法想象,未曾遭受迫害的人可以擅自代表惨遭杀戮的无辜者说:我宽恕你。
 

(责任编辑:cjss)